手機版
|用戶登錄
ag真人平台

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專項治理

懲治老賴手段越來越接地氣 互聯網仲裁 讓失信人無所遁形
發布時間:2019-07-01 16:41   來源:  閱讀次數:

  提及老賴,人們想到的第一條懲戒措施便是“限高令”(限制高消費),但事實上,目前借助互聯網技術,懲治老賴的手段正越來越多元化,也越來越接地氣。杭州某互聯網仲裁公司負責人丁志剛表示,借用互聯網的手段,逾期借款催回率已達40%。自去年以來,互聯網仲裁因為效率更高、費用更省,行業迎來發展風口。

  欠款8000元連老家也回不了 

    老賴主動聯系還錢 

  “其實現在有很多借款人都是迫于信用降級,對生活的影響滲透到方方面面,才來聯系平臺進行還款的。”上述公司市場總監孫顯勇表示,“前段時間,我們遇到過一位逾期人,因為被列為失信人,無法買飛機票回家,而請求司法機關寬限兩周,并約定期限進行還款。”

  據悉,這位失信人是宜賓人,工作在杭州。前段時間看到老家地震的新聞,想回家看望家人,沒想到因自己一筆8000元借貸逾期而被列為失信人沒法買飛機票。在與相關部門交涉后,他得到了2周的寬限期,從老家回來后即刻還清了借貸。

  “現在整治老賴,方式越來越多了。除了‘限高令’,還可以關聯老賴的支付寶、微信支付等互聯網金融賬戶,甚至他的芝麻信用也會被影響,一旦芝麻信用降分,就會給他的生活帶來各種麻煩。”丁志剛告訴記者。對于老賴,大多數人缺的不是錢,而是還錢的意愿。

  上述公司副總莊德健表示:“在傳統‘限高令’時代,老賴的一些高消費是可以替代的。而一旦介入芝麻信用后,老賴就不能使用花唄、借唄等消費金融貸款,也不能免押金住酒店,在誠信社會里,信用對人的影響是全方位的。”

  除了關聯失信人的信用,還有一些地區嘗試了在電影院電影放映前,播放老賴信息,制作老賴地圖,向人群精準推送老賴信息等方式。“我們把這種方式稱為司法清收,這也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暴力催收。”

  效率更高費用更省 

    互聯網仲裁迎發展風口 

  2015年,“互聯網仲裁”的概念應運而生。簡單而言,就是把傳統的仲裁過程搬到線上。“和我們合作的仲裁委員會,去年一共處理了將近8萬件案子,其中,只有大概200件案子是純線下的。”莊德健表示,互聯網仲裁的接受度正在不斷提高。“現在有很多公司都在做這個事,但真正做好的不太多,因為這不僅需要懂金融,也需要懂司法和技術。”莊德健說道,除了與第三方機構合作,也有一些仲裁委員會成立了相關互聯網部門,甚至有一些頭部借貸平臺也成立了相關部門,來輔助平臺的逾期清收。

  “傳統的司法仲裁,一個案子走下來可能需要4-5個月的時間,但是運用了互聯網的手段,一般一個星期就可以完成一個案子。而我們一天時間里,可以同時處理成千上萬個案子。”孫顯勇表示,除了速度快了,費用也省了。以1萬元標的為例,如果走傳統的仲裁渠道,整個流程需要花費上千元,但是走互聯網仲裁渠道,大概只需花費兩三百元。“傳統的方式,光請律師就需要一大筆費用,互聯網仲裁的話,我們有系統可以對客戶提供的資料進行大數據分析,自動生成材料,提交給仲裁委員會,不需要人工來寫,這就為客戶節省了一大筆費用。”

  銀行也來嘗鮮 

    不良資產處置或逢新機遇 

  “現在與我們合作最多的是持牌消費金融公司和頭部借貸平臺,但銀行也已有合作。未來,銀行肯定是我們重中之重的客戶。”莊德健表示。

  毫無疑問,銀行信用卡發卡量正經歷快速發展期,與此同時,信用卡逾期率也有所抬升。鑒于此,已有不少銀行注意到了互聯網仲裁的存在。“我們正在嘗試,目前第一筆業務也在開展當中。因為是第一筆,所以還需要磨合,還沒完成。如果順利的話,確實可以節約不少時間和成本。”一家股份制銀行人士透露。

  而杭州一家頭部信用卡業務公司人士也透露,其公司也與互聯網仲裁企業有所合作,但是目前業務還不多,“我們風控比較嚴謹,整體逾期率不高”。

  在業務發展的過程中,一些互聯網仲裁企業也看到了不良資產處置的紅利,一種新模式正在醞釀之中:第三方平臺批量采購優質不良資產包,進行互聯網仲裁處置。如果以兩折的價格收購,按照目前40%的催回率來計算,收益會非常惹眼。“目前我們還沒開始,還在探索。”孫顯勇表示。